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要闻 >>  团队新闻
毒品上下家被“漏”掉了?查!
发布时间:2021-06-10 10:41:50| 浏览次数:
一起死刑复核案


牵出毒品上下家脱罪漏罚问题
最高检指导三省四地检察机关
依法办理关联案件——

编者按 死刑案件,人命关天,必须适用最为严格、审慎的司法程序。刑事诉讼法明确了检察机关的死刑复核法律监督权,随着死刑复核监督工作的逐步完善,检察机关持续增强检察官办案的全面性、亲历性,提升监督工作的专业性,进一步提高办理死刑复核监督案件质量,真正落实“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的监督理念。


在对王冲(化名)贩卖毒品死刑复核案进行审查时,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又称重大犯罪检察厅)检察官郭全新注意到了被王冲等人多次提及的毒品上下家杜三鸣(化名)、罗凌(化名)。随着最高检对该案相关材料审查的深入,两名毒品上下家涉及的三起毒品漏罪逐步浮出水面。


聚焦该案牵出的毒品上下家脱罪漏罚问题,江苏、云南、湖北三省检察机关联动办案,毒品上家杜三鸣因犯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死刑,毒品下家罗凌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毒品犯罪案件通常具有跨区域的特点。王冲死刑复核案件及关联案件就涉及三省四地,实践中基于诸多原因,此类案件分案处理的情况较为普遍。”近日,郭全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检察办案要慎重把握此类案件上下家量刑平衡等死刑政策,密切关注关联案件办理,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妥善做好追诉漏罪漏犯、开展立案监督和职务犯罪线索调查核实等工作,避免出现分案后“分而不统”“分而不管”的现象,真正实现不枉不纵。

  


从“另案处理”中发现漏罪线索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2年12月至2013年9月,湖北男子王冲做起了毒品“生意”,他向云南男子杜三鸣购买毒品后,先后贩卖给罗凌海洛因350克和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果”)2000颗(180克)。

  

2013年9月上旬,王冲再次联系杜三鸣购买海洛因,双方约定由“司机”段金豹(化名)驾车从云南运毒到湖北宜昌。随后,王冲及其弟王林(化名)、段金豹三人在毒品交付现场被公安机关抓获。从涉案轿车的备胎中,警方查获海洛因2502.53克。经过一审、二审、再审,2019年8月,湖北省高级法院判处王冲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湖北省高级法院将该案报请最高法复核,依据死刑复核法律监督工作相关规定,2020年6月,最高法就被告人王冲刑罚适用问题征询最高检意见,相关材料很快摆到承办人郭全新的办公桌上。在对这起死刑复核案进行全面审查时,郭全新注意到材料多处均提到“杜三鸣”。

  

杜三鸣是该案的毒品上家。“王冲一直供称,他所贩卖的毒品均来源于杜三鸣。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同案其他被告人不同程度的证实。不过,杜三鸣没有实际到案,判决书只提到是‘另案处理’。”沿着这些蛛丝马迹,郭全新与最高法承办这起死刑复核案的法官取得联系,了解到杜三鸣因涉嫌另一起毒品犯罪正在江苏省无锡市受审,但无锡方面对杜三鸣涉王冲案的案情尚不知悉。

  

随着审查的深入,更多信息被挖掘出来——杜三鸣在王冲案前,还曾在云南犯案。2013年11月底,杜三鸣邀约杨申(化名)贩卖毒品,并让杨申联系毒品货源。同年12月27日,杜三鸣携带毒资驾车载杨申到约定的楚雄市交付毒资、接取毒品。当日18时许,民警在酒店将杨申抓获,当场从其接取的塑料袋内查获甲基苯丙胺片剂5166.2克。2015年7月,杨申因贩卖毒品罪被云南省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与杨申一起落网的杜三鸣,则在监视居住期间脱逃。“杜三鸣曾先后因犯故意伤害罪、贷款诈骗罪和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获刑,被保外就医后开始贩毒、运毒。他被云南警方抓获后,监视居住期间逃跑,警方没有再进行网上追逃。因为没有追逃信息,无锡方面也无法掌握这起云南贩毒案的情况。”郭全新说,杜三鸣涉嫌的上述两起贩卖毒品犯罪,累计毒品海洛因2502.5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5166.2克,两起犯罪均有法院另案生效判决认定,杜三鸣没有受到相应的刑事制裁。

  

不仅是毒品上家杜三鸣,王冲死刑复核案还牵出了毒品下家罗凌。湖北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书明确提到,王冲在宜昌市曾先后两次共卖给罗凌甲基苯丙胺片剂2000颗和海洛因350克。最高检经审查发现,虽然判决书载明对罗凌另案处理,但直至王冲案死刑复核期间,罗凌所涉毒品犯罪仍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三省四地联动深挖余罪漏罪


  

图片

2020年7月,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在江苏无锡召开王冲贩卖毒品案案件协调会,江苏无锡、云南楚雄、湖北宜昌、湖北襄阳等三省四地检察机关重罪检察部门相关负责人参会。


云南楚雄、湖北宜昌、湖北襄阳、江苏无锡,杜三鸣的毒品网络涉及三省四地。

  

回忆起对杜三鸣犯罪轨迹进行倒查的过程,郭全新用“反复”二字概括:“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厅长元明对这件案件高度重视,多次作出具体指导。其间,我们反复与湖北、江苏、云南省检察院沟通,核实王冲案所涉毒品上下家的犯罪事实、无锡在审的杜三鸣涉案案情、杜三鸣在云南贩毒事实、罗凌另案处理情况、杜三鸣办理保外就医、监视居住以及逃避刑事处罚的过程及原因等。不仅如此,也反复跟最高法的承办法官通报情况,交换意见。”

  

考虑到案情疑难复杂,2020年7月,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在江苏无锡召开王冲贩卖毒品案案件协调会,该厅副厅长黄卫平主持会议。这也是三省四地检察机关、无锡市公安机关相关人员的首次“碰头会”,共同协调王冲案关联案件的处理问题。

  

经充分协调,会议形成四点共识:一是对杜三鸣涉王冲案的贩毒事实继续侦查取证;二是追加起诉杜三鸣涉云南杨申案中的犯罪事实;三是核实杜三鸣在杨申案中被保外就医、监视居住以及逃跑和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具体原因,查明其中是否涉及职务犯罪问题;四是对毒品下家罗凌的犯罪事实开展立案监督。

  

“要尽快实现工作对接,做好相关诉讼材料、法律文书、问题线索等的通报移送,加强跨省协作配合,确保案件得到依法妥善处理。”黄卫平在会上强调,各省级检察院要以案件协调会为契机,进一步加强对毒品案件分案处理问题的调查研究,指导下级院依法、依程序办理好类似案件,防止出现脱罪漏罚的情况。

  

协调会结束后,对王冲案及其关联案件的办理进入“快车道”。在地方层面上,无锡市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紧锣密鼓地推进杜三鸣案办理,先后赴北京、云南、湖北等地调取审查杜三鸣涉王冲案、杨申案的证据材料。宜昌市检察院就罗凌贩卖毒品一案,向当地公安机关发出要求说明不立案理由通知书。

  

针对杜三鸣曾在服刑期间保外就医、侦查期间监视居住的情况,无锡市检察院对其原始病例情况组织进行文证审查,认为仅依据体格检查表、彩色超声诊断报告和检验报告,难以得出其患有高血压性心脏病、心衰的诊断结论。而根据无锡市第二看守所监室日记记载,杜三鸣服用高血压药,无其他异常记录。目前,相关涉嫌违规“减假保”线索已依法移交检察机关相关职能部门办理。

  

在最高检层面,郭全新与最高法的承办法官就案件协调会议的情况进行及时沟通。2020年8月,最高检书面就王冲适用刑罚问题回复最高法,同时建议最高法密切关注本案毒品上下家案件的审理,加强对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的指导。

  


不枉不纵追究毒品上下家漏罪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在审查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移送的段晋生(化名)贩卖运输毒品案时,无锡市检察院注意到,段晋生是负责运毒的“马仔”,“应该还有个叫杜三鸣的同案犯”。

  

紧接着,该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陈进宇了解到,杜三鸣已被基层检察院提起公诉,但查明的其涉案毒品数量仅有60克,没有考量杜三鸣涉段晋生案的情况。经与基层检察院沟通,无锡市检察院提级办理此案。

  

“微胖、个头不高、应对讯问经验丰富。”这是杜三鸣留给陈进宇的第一印象。陈进宇回忆说,杜三鸣始终不认罪,坚持说自己没有参与贩毒、运毒,前期他承认与段晋生、王冲等人认识、打过交道,后期则直接予以全盘否认,总体是较为抵抗的态度。

  

无锡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19年六七八月间,杜三鸣单独或伙同段晋生,通过乘坐飞机从云南亲自运送毒品到江苏以及通过邮寄的方式,共贩卖给戴东铭(化名)海洛因271.25克、甲基苯丙胺110.87克。在最高检指导下,2020年11月,无锡市检察院就杜三鸣涉嫌的两起漏罪向无锡市法院追加起诉。

  

无锡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杜三鸣单独或伙同被告人段晋生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涉案毒品数量大,杜三鸣、段晋生均构成贩卖毒品罪,系共同犯罪。杜三鸣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杜三鸣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

  

针对杜三鸣两笔漏罪涉及的管辖问题,无锡市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共同犯罪的嫌疑人还实施其他犯罪的,公安机关可以在职责范围内并案侦查。杜三鸣在无锡实施了贩卖运输毒品罪,在审查过程中发现其在云南、湖北两地还有其他犯罪事实,无锡市公安机关对上述两笔犯罪并案侦查,该案进而由该院审理符合法律规定。

  

“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基于此,无锡市中级法院一审认定杜三鸣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段晋生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

  

在检察机关的监督下,湖北宜昌市公安机关也已对毒品下家罗凌涉嫌贩卖毒品的犯罪立案侦查。

  

郭全新坦言,对于刑事案件、特别是毒品案件同案嫌疑人被分案处理后“分而不统”“分而不管”,法院生效判决“判而未执”,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执行不规范甚至存在执法隐患等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等问题,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对于这起死刑复核案件,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不是仅就死刑复核案件本身提出监督意见,而是紧紧围绕关联案件办理,上下联动,跨省协同,不仅依法追诉漏罪,开展立案监督,还依法移送相关职务犯罪线索,推动检察监督走深走实。



 
 
 上一篇:湖北禁毒宣传月仙桃启动 销毁毒品56.99千克
 下一篇:企业涉税风险及稽查应对专题讲座

中闻律所 毒品、税务辩护律师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8054009号-1